正文卷 第二十七章曙光first light ofmorning (三)

讀文學推薦各位書友閱讀:神弒l宿命之戰正文卷 第二十七章曙光first light ofmorning (三)
(讀文學 www.xuhvkg.live)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M82A1的子彈在激昂離膛,膛口拉鋸出無數條火線。船長此刻甚至以為自己眼花了,這種不要命的打法他簡直聞所未聞。

    “噗噗噗!”銅制的彈頭沖破雨幕,雨水劃開三條長線。激昂的火線在疾射到一半時突然熄止,堅硬的冰棱將它們阻擋在了半空。

    “視野”中紅色的身影已經越拉越近了,閃電般的速度在她的身后留下一條長長的紅線。

    “冰王迪爾娜迦,你的實力還真是令人感到驚悚……”陳夢夢冷冷的笑,手中的M82A1在繼續的發出陣陣咆哮。

    撞針沖擊,底火通明。黑色的硝煙從膛口處飛揚漫起,過熱的槍身已經散發出一股股熾熱的高溫。

    槍膛過熱了,這種情況下很容易發生炸膛。但陳夢夢可不會在乎這些, Barrett M82A1在她的手中嘶吼著咆哮。沒有人知道她把10發子彈壓在幾秒內射出,反正船長覺得這把槍在她用完以后肯定是不能再用了。

    這可是Miracle號上唯一的一把反器材狙擊步槍啊!雖然平時只是丟在裝備庫里當做紀念。可這畢竟是前瑞典首相英瓦爾卡爾松送給柏薩的珍藏版,絕銷貨!并且還是1989年朗尼巴雷特售給瑞典軍方的那一批!

    本來船長還想再留個十幾年來當收藏的,可沒想到現在這么快就要面臨報廢了,這讓他心里不由得產生了一抹痛心。

    “嗚!嗚!”

    三副在一旁猛地踢蹬著船長,大抵是在勸告他不要沖動,畢竟槍沒了可以再買,人沒了可就真的要去和“導演”領盒飯了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聲巨響過后,M82A1終于不負眾望的順利炸膛。過熱的槍膛導致了槍管的直接炸裂,底火激起最后一絲火花。在第十顆子彈被成功的送離彈膛的那一瞬間,槍管猛然間炸裂。

    這把在槍械界中被冠以“狙擊之王”美稱的反器材重狙,在它軍役生涯出戰的第一天中,最終以不到十秒鐘的時間炸膛離役。

    突如其來的噩耗讓柏薩一下子緩不過氣來。他顫抖著身體,嘴巴顫抖眼睛狂翻。

    這可是他這么多年來最喜歡的一把槍械,放在裝備庫里二十多年了也沒舍得用過幾次。現在卻突然間這么給他炸了,這讓他怎么承受得了如此之大的噩耗?

    三副見他激動得差點背不過氣來,連忙用頭狠狠的撞了一下他的腦袋。

    “咣當”一聲,船長兩眼直接翻,冒起了金星。不過還好,這一下算是讓他徹底的安靜了下來。

    沒有辦法,現在他們兩個被困“虎口”。三副也不希望柏薩因為沖動而惹怒敵人,畢竟現在局勢還未清楚,任何的風吹草動都有可能讓他們丟掉小命。

    “呸呸呸!”五號扔掉了那支炸膛的M82A1,臉上滿是揚起的煙塵。

    Barrett M82A1已經炸掉了,“陰瞳”中迪爾娜迦正在朝著這里極速推進。按照這樣的速度推遲下去,迪爾娜迦的到來終究只是時間問題。

    “打了十發子彈,炸掉的居然只是幾片細小的龍鱗?你們這的武器也太假了,山寨版低劣貨都沒有你們這么摻水。”五號嘮嘮叨叨的對著柏薩埋怨,那樣子根本就沒有因為Barrett M82A1的炸膛而有絲毫不舍。

    她當然不會有什么不舍了,這支M82A1又不是她的!該心痛也是由他柏薩來心痛。船長的心里咆哮。

    “算了。”五號突然搖了搖頭,扭頭看向了沈季,“喂,別看了,把秦越放好,我們要準備戰斗了。”

    “蝦米?”沈季被她突如其來的“光榮’決定嚇得下巴都要差點掉了下來。

    開什么國際玩笑?他們剛才可是拼了老命才從迪爾娜迦的手里逃出來的,現在又讓他跑回去,對上那頭滿身殺氣的爬行動物,那不是讓他去送死么?

    “別蝦米不蝦米的了,你再不快點等下我們就都得跑去海里喂鯊米(鯊魚)了。”五號雙手抱胸,毫不留情的催促。

    見鬼,合著您大動干戈的去搜刮別人的整個裝備庫,又拼著炸掉一把M82A1的猛勁,為的就是要去惹怒那頭人形巨龍?

    沈季崩潰。

    “陳夢夢,你丫的要是下次執行任務老子還被分派到和你一組,老子就立馬搬到307號室去和奧古斯汀那瘋子住!”沈季在一旁怒吼。這段話他幾乎是咬著牙齒喊出來的。

    “OK,那你可以回去準備好行李了。”五號一拍即合,干凈利落的同意了他的決定。

    “我去……”

    低沉的圣詠聲開啟,五號的釋靈開始釋放。昏暗中天空轟然出現破曉,耀眼的金光從裂縫里肆意灑出。墨色的長布像是被人猛地撕開了一道口子,烏云密布下裂口洞開。

    金光中純白的身影忽然從天而降,龐大的身軀如同航母般懸置在空中。羽翼舒展,膜翅張立。碩大的翅膀伸展在空中,如同要遮蓋住天際。純白色造就的面具下,冰冷的臉龐在無聲的閃著幽光。

    “這是……天使?”沈季的眼神震驚的仰頭望著天空上那頭突然出現的龐然大物,淡金色的微光照映在他的臉上。

    “不對哦。”陳夢夢臉上開心的笑,她蹦跳著從高處的艙板上跳下來,解釋說,“準確的說,是Gabriel。”

    “Gabriel?”

    “對。”陳夢夢跳著來到了沈季的跟前,認真的說,“Gabrile的中文譯名為‘加百列’,傳說中它是守護伊甸園中智天使們的領導者,曾率天使們抵御過撒旦的入侵。在天堂中它是地位尊崇的天使長,同時也是身份最為顯赫的神圣階大天使。在《圣經》的《但以理書》中曾記載過,加百列具有著破壞世間一切污穢事物的職責,肩負著維護世間一切和平的責任。它是神座下的信徒,是世界上唯一記載過正式的最高級別天使。在《啟示錄》第8章的‘圣徒篇’中講到,‘最后審判’的號角就是由它吹響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,加百列?”沈季腦袋抽了抽筋,有些緩不過神來,皺著眉頭問,“就是那個傳說中親手埋葬了摩西的熾天使?”(注:摩西是古希伯來民族的領袖,同時也是猶太教,***教等教會里極為重要的先知)

    “對。”五號點頭,“熾天使在希伯來語中的原意為‘治愈者’和‘至高者’的合并字,因此蛇或者龍自古以來就是醫學的象征。如果你平時有注意,那你就會發現在一些醫院或者軍醫使用過的章紋中,大多都是以兩條交纏在杖上的蛇或者龍來繪成的。這樣做的寓意其實并不是沒有根據,在獸族的‘釋靈’中,天使系的‘釋靈’并不在少數。只要是光明系的獸血“釋靈”,幾乎有百分之六十五的可能會是Angel這一系。所以《圣經》中的典故,很多源頭都是來自于獸族,就如同北歐神話中的眾神一樣,它們只是獸族在歷史上留下的一些縮影。只是為了不讓普通人知道,身為神眷者的我們對它們加以了修飾而已。這點從希伯來語‘熾天使’的合并字中所提到‘至高者’就可以看出,‘至高者’實際上指的就是歷代的獸族親王……”

    天空中Angel緩緩的張開雙眼,巨大的黃金瞳在它的眼里灼灼燃燒。淡金色的熾光之下,金色的號角如同百合花般靜靜的懸浮在空中。底上是鎏金燙就的花紋,音口處是雕刻著的赤色龍羽。

    金光下Angel握住了那支笨重的號角,角身微傾,音口前伸。

    沈季分不清天空上那頭天使的身軀到底有多大了,只知道它的羽翼將整個Miracle號都籠罩在了其中。

    震驚中沈季仰頭往上盯著那個虛影,白色的亮光像是從一個黑點全都灌入了他的眼中。他就像是一下子被一顆幾千瓦的探燈照了好久,棕色的眼睛被刺得生疼。

    “Gabriel?”兩公里外某處海域上,諾斯曼教授仰頭看向天際,鐵灰色的眸子里此刻已經被光芒所填滿。

    “Gabriel是什么?”一旁的萊妮雅有些不解的對著他問。

    “加百列,傳說中的神圣級熾天使,陳夢棼的獸血‘釋靈’。”諾斯曼淡淡的解釋說,只是他的臉部表情卻遠沒有和他的語氣一樣輕松。

    “糟糕了……”他低聲的自言自語。

    “糟糕?糟糕什么?”萊妮雅沒有理解他最后一句話的意思,以為他指的是他們現在的處境。

    “Gabriel是一種和‘裁決’一樣的高消耗‘釋靈’。雖然它的釋放并不依賴血統,但在釋放的瞬間它卻能直接抽走一個普通混血種的全部力量。如果不是夢琴本身的血統純度已經達到了A級,恐怕Gabriel現在早就失去控制了。”諾斯曼臉色凝重的說。

    “失控?‘釋靈’也會失控?它們不是比冥語還要穩定么?為什么會出現失控?”萊妮雅不解的問。

    “穩定并不代表著一定安全,這個世上從來就沒有什么力量是絕對安全的。”諾斯曼教授的語氣肅穆,“何況獸血的本身就具有眾多的不穩定因素,它所演化出來的‘冥語’和‘釋靈’也必將會遺傳這一特點。只是‘釋靈’明顯要比‘冥語’穩定得多,畢竟釋靈的締結是通過后天形成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,如果Gabriel失控的話……會發生什么?”萊妮雅問。

    “天使的墮落。”諾斯曼教授臉色嚴肅的說,“一旦天使們出現失控,那它們就會進化成《創世紀》中所記載過的‘墮落天使’,也就是‘墮天使’。‘墮天使’的本身代表著罪惡,它們往往會強行抽取宿主的生命。一旦宿主的靈魂被完全消耗殆盡,那它們就會徹底取代宿主,以宿主的身份在這個世間存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這么危險?”萊妮雅吃驚的皺眉,“那既然這樣,為什么學院還要我們締結釋靈?”

    “釋靈失控只是幾萬分之一中很小的一部分,并不是所有的釋靈都會反噬宿主。這種‘不可控性’甚至可以通過后天的訓練來不斷讓它降低。只要你對自己的‘釋靈’控制能力夠強,‘釋靈’就遠比冥語要更加實用。”諾斯曼教授解釋說。

    “那如果Gabriel真的失控了,我們是不是很危險?”萊妮雅有些心悸的說。

    “不,不是‘很危險’。”諾斯曼教授臉色嚴肅的搖頭,接著說,“是……非常危險!”

    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,開口說,“《圣經·但以理書》丹尼爾章第九篇,第21到27頁中曾提到過。加百列本是神最為寵信是信臣,因為拒絕了對羅馬的制裁和放走大惡魔撒旦,所以失去了天神的寵信。它的一生都在為天堂而戰,就連撒旦在它的眼里也不過是個孩子。”

    最后諾斯曼教授的語氣頓了頓,喉嚨干澀的說,“一位撒旦的墮落就已經讓天堂被攪的天翻地覆了,那一頭失控的加百列,它的力量……恐怕比撒旦墮落時還要更加恐怖。”

    “咕嚕!”三位助手齊齊的咽了一口口水,雖然他們不清楚諾斯曼教授口中所說的Gabriel到底是什么,但從天空上那個宛如天神般降臨的身影來看。

    那玩意兒絕對不是他們所能抵擋的!

    不過他們咽口水的聲音可不是因為Gabriel的降臨,而是……水里的那頭巨龍已經離他們越來越近了!

    “媽呀!”三位助手被嚇得渾身冷汗直流,身體顫抖著擁簇在一起。他們三個只過是一些不起眼的路人甲乙丙,頂多也就是身體長得壯實了一點。難不成惡龍還喜歡吃長得壯一點的,咬起來咔嘣脆帶勁?

    助手們心里崩潰。

    “嗷——!”然而就在他們以為自己會變成一道美味的壯漢點心時,海水中的巨龍卻突然張開巨口,仰頭向著Gabriel望去,嘴里發出一陣陣震耳的咆哮。

    “嗚嗚!”天空上,Gabriel像是聽到了巨龍的嘶吼,碩大的黃金瞳遠遠的直視著下方。

    如同兩頭遠古巨獸在長久的相互對視,壓抑的氣息如同火山爆發的前夕,氣氛一下子飆升到了極點。

    “嗷!”忽然間巨龍仰頭發出一聲雷鳴般的怒吼,隨后背鰭翻轉,龍頭躍下,如同鯨魚般下潛到了幽深的海里。

    它離開了,在天空上那頭Gabriel出現之后。巨龍的身軀開始沉入海底,龍頭驕昂,尾鰭揮動,像是鯊魚掠食般無聲的朝著Gabriel遁去,在海面上留下一陣動蕩不止的波紋。

    “它們……在相互敵視!”諾斯曼教授的眼神震動。

    龐大的龍軀開始擠開水層,成百上千噸的海水在剎那間被洶涌排開。諾斯曼教授無聲的站立在船頭,看著那條長長的水線徹底的沉墜下去。

    “噗嗤”一聲,然而還沒等他完全松懈下來。八根修長的尾椎骨卻突然閃電般的從海里射出,頃刻間便洞穿了三位助手的身體。

    三位助手甚至還沒有反應得過來,身體就已經被拖入了水中,三張粗獷的臉上,還彌漫著巨龍離開時那股劫后余生的驚喜。

    “啊!”突如其來的變故讓萊妮雅一下子被嚇得尖叫起來,助手們的血液在她的臉上迸濺了一臉。

    一瞬間諾斯曼教授連忙轉過身來捂住了萊妮雅的嘴巴,阻止了她繼續尖叫的念頭。那雙蒼老的鐵灰色眼瞳里,此刻彌漫著濃濃的驚駭。

    “咯咯咯!”詭異的笑聲在助手們身體下沉的同時悄然間浮起,血跡染紅了海面,如同惡魔在幽深的海底盯著他們發笑,良久之后又緩緩的散去。

    (本章完)讀文學 www.xuhvkg.live
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,請按CTRL+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,以便以后接著觀看!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神弒l宿命之戰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神弒l宿命之戰最新章節更新連載
如果你對《神弒l宿命之戰》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 點擊這里 發表。

橘子公园彩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