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969章 羞怯

讀文學推薦各位書友閱讀:巔峰都市強少正文 第969章 羞怯
(讀文學 www.xuhvkg.live)    趙媛不知道真正的實踐者的世界。事實上,真正的實踐者并沒有慈悲的傳言,但由于長期的獨處實踐,他們很孤獨,經常殺人,好像在真正的實踐者的密室里沒有什么禁錮或陷阱。這兩個新手不僅沒有失去生命,還殺死了寶藏共享,這已經是一個奇跡。跟蹤。

    再次搜查后,確定沒有可疑物品,兩人死亡。

    他們離開木屋,從高高的綠石桌上沿著洞穴尋找出口。在200米范圍內,他們發現了一個能阻隔藤蔓的出口。

    事實上,出口沒有特殊的偽裝,這是一個天然的屏障,但結構很奇怪,如果不接近找到,很難在外面找到。

    他們拿起藤蔓,發現這個洞是小陽山腳下的山口。在外面看到它并不奇怪。

    “我一直以為修行的人在山上,原來是在山腳下,我經常經過那里。”郁悶的嫂子萬林格在小陽山縣找了五年。

    “是的,這很正常。”趙媛環顧道。

    “但是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天很冷,山上沒有水。你看,很好。這個洞穴是隱蔽的,通風良好,前面還有一塊空地。當修行人隱居在這里的時候,他一定種了些菜瓜之類的……醫生不得不吃東西。”

    “啊,如果你說一件事和兩件事,那是很合理的。”所有的靈魂都突然意識到。

    “這只是其中一個原因。最重要的是你說綠石頭在洞里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如果是我,我會選擇住在一個有綠寶石的地方,每時每刻吸收綠寶石的精神。真令人耳目一新!”萬靈杰的臉上露出了他那一路醉倒的嫂子。

    “我們剛上山去處理尸阿體,然后才回家。“天快亮了。”趙遠看了一眼東方天空的白肚皮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去…我還在找票和劍。”

    “下次下雪這么多,我們找不到了。其他人都找不到。此外,如果我們現在找票和劍,我們不能在黎明前把它拿回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尸體呢?”萬靈匆忙地看了看骨架。

    “這位前任的名字很好吃,她的生活很苦。他一定不在乎這個包。既然他選擇死在這里,我們就不要打擾他。正如她所說,這就是她死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把我抱在壞里吧。”

    萬靈兒把劍放在地上,和趙媛站在劍身上,只是稍稍注入了真氣,劍飛到空中殺死了他。

    “是的……好劍,好劍……!

    白雪覆蓋了蕭陽山縣,笑得像萬靈的錢鐘,在浩瀚的天空中,劍和票朝著朝源或朝洞方向飛去,朝著萬靈和朝源的風動開關飛去。

    不到半個香,他們就去了山洞。

    趙媛仔細檢查了周圍的環境,沒有發現可疑的地方可以先進入洞穴。山洞仍然恢復了原狀。這些枯枝、地上血泊、孫海龍的尸阿體躺在石頭后面,已經變得冰冷僵硬。

    在這生死之后,萬靈杰的勇氣似乎更大了一點。他還幫趙元把孫海龍的尸阿體拖到山洞外的一個洼地里,用孫海龍的劍把它埋了起來,然后用白布把它蓋住。

    雖然萬靈兒是個小錢迷,但他對孫海龍一點也不感興趣。他很清楚孫海龍身上的任何東西都可能暴露他們的身份,給所有的家庭帶來死亡。

    孫海龍出生時,做夢也沒想到自己是華云中最有天賦的年輕人。他前途光明。但現在,他死的原因不明,被放在這座荒山上。

    他們在山洞里又檢查了一遍,把地上混有血跡的泥巴刮掉,便宜地把雪上的腳印掃了一遍,當然也沒有留下任何線索,就拿著劍和票離開了。

    當然,這是把劍!

    趙贊成享樂。開始的時候,速度更快,更平穩。萬靈兒更能騎劍,甚至做一些危險的雜耍。

    當他們沖向萬家東院時,田姐已經模模糊糊地亮了起來,東院很熱。門外,許多農民排隊等著東院開門。

    如果你想遠離天空,自然會吸引很多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趙元立把他帶到東院的廁所,那是一個隱蔽的地方。

    把趙媛放進廁所后,萬靈不顧后果地低空飛走,生怕被人發現,一言不發。

    一大早,大家都很困惑,沒人注意到趙媛拿著一個臟兮兮的小包裹從廁所里走出來。

    趙淵回到自己的房間,換上干凈的衣服,幫賈聾人打掃走廊,開始了一天的工作。

    一切又平靜了。

    當然,平靜只是表面的。事發第三天,宗化云渾身發抖。數百名內外弟子齊聚華云宗。就連華云宗武池長老吳少昆也去了官站鎮。

    這五尺五少昆不過是個小東西,更不用說華云山了。在秀珍,他們都很有名。秀珍名列第十三,是宗化云的《真山寶藏》。

    就在三個月后,華云宗的弟子在華云山下受了重傷,然后縱火焚燒了華云山。在旺季,成華云遭受了巨大的損失,沒有消耗石頭。現在,兩個杰出的年輕弟子消失了。其中,孫海龍是華云宗近百年來少有的人才,年輕有為。你可以用你的精神力量去抵抗刀劍,你也可以學習真正的大廳的課程。

    這次,華運宗損失慘重。

    雖然宗化云是一位大師,但它指的是老一代。在過去的一百年里,花云宗已經枯萎睡著了。華云宗祖師劉興旺渴望看到,感到焦慮。他是專門為孫海龍培養的。他希望自己能成為華云宗初中的接班人。

    來自各方的證據表明,追捕犯罪者的孫海龍和馬思龍死得更多,活得更少。

    一切都是從一個年輕的陌生人開始的。

    現在,我只能看到那個年輕人有張明龍的臉。還有張明龍,現在華云中的靜養。

    這些初級弟子,華云中殿,氣氛依然壓抑。

    華云中唯一的兩位長者,吳少澤和吳少昆,都坐在木架上。

    “現在,華云宗的人民正在漂浮。我不知道這兩位長輩有沒有好辦法?”劉興旺,家長,面對他的這一代,問他頭皮屑。

    “殺了兇手。”少言寡語的吳少昆吐了幾句話。

    “這幾天,我們華云宗可以說是在談起皺了,找了幾百公里左右,還沒有綢角繩……”

    “掌阿權的華云宗,除了張明龍,幾百人都不懂。到處找那個人毫無意義。吳少澤低聲說:“最好懸賞,等待江湖和同事的幫助,把他追殺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懸賞,我們華云家族的面貌是什么?”你看!

    “臉?”吳少澤打了個噴嚏。張明龍被伏擊重傷,華云宗在華云宗后山失火的消息傳遍海外,華云宗還有和平與面子的語言嗎?

    吳少澤對這個昏庸的衛士早已視而不見。在他看來,如果張明龍無緣無故不找麻煩的話,什么事都不會發生。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巔峰都市強少》,微信關注“優讀文學 ”,聊人生,尋知己~

    讀文學 www.xuhvkg.live
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,請按CTRL+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,以便以后接著觀看!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巔峰都市強少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巔峰都市強少最新章節更新連載
如果你對《巔峰都市強少》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 點擊這里 發表。

橘子公园彩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