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角色之聲

讀文學推薦各位書友閱讀:邪世帝尊正文 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角色之聲
(讀文學 www.xuhvkg.live)    再回到天宮門的話劇舞臺。

    除了表演之外,配樂曲目也是一個加分的關鍵。

    好的音樂,能夠將觀眾帶入故事氛圍,引人入勝。有時一段劇情之所以催淚,和搭配恰到好處的音樂也不無關系。

    是否要在話劇中添加歌曲不強求,但按照規矩,只能由參演者在舞臺現場演唱,而不能直接使用現有的CD配樂。

    這一點,確是難倒了大批“五音不全”的小組,但對于鳳薄涼小組,倒是如魚得水。

    現在,容霄一手握著話筒,正滿懷深情的唱著一首情歌。

    “走不完的長巷,

    原來也就那么長。

    跑不完的操場,

    原來小成這樣。

    時間的手,翻云覆雨了什么,

    從我手中,奪走了什么。

    閉上眼看,十六歲的夕陽,

    美得像我們一樣。

    邊走邊唱,天真浪漫勇敢,

    以為能走到遠方,

    我們曾相愛,想到就心酸。”

    劇組的其他成員圍坐在四周,都是如癡如醉的聽著他的演唱。

    他們都知道,容霄正式出道后,一直是實力出眾的新人歌王,新出的唱片次次霸屏銷售榜。但如顏月缺、鳳棲梧等人,平時只顧著埋頭修煉,幾乎都不聽歌,這還是第一次聽到外頭一票難求的“現場版”。

    也是這一次,他們才第一次感受到了歌曲的魅力。

    “牽你的手,人群里慢慢走,

    我們手中,藏有全宇宙,

    閉上眼看,最后那顆夕陽,

    美得像一個遺憾。

    輝煌哀傷,青春兵荒馬亂,

    我們潦草地離散,

    明明愛啊,卻不懂怎么辦,

    讓愛強韌不折斷。

    為何生命,不準等人成長,

    就可以修正過往,

    我曾擁有你,真叫我心酸。”

    這首歌名為“心酸”,表達的正是“回憶校園時代單純甜蜜的初戀”。當時的我們喜歡一個人是多么的單純,直接,但現實卻還是讓兩個單純的愛人分開了。這和劇本的主題恰恰相合,再經過容霄的演唱,更是讓這段錯過的愛情催人淚下。

    “好聽好聽!”只是來看熱鬧的鳳昀晞連連鼓掌,“真的很好聽啊,我感覺自己已經要被你圈粉了!”

    “他們兩個都是專業的,我們就省事多了。”顏月缺也是眼含笑意,“聽說有的小組為了練歌,都在緊急抱佛腳呢。不過至少在歌曲這一項,咱們是穩贏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老大,你什么時候再出新專輯?”蘇世安瀏覽著玉****上說你宣布‘暫時退圈’之后的最后一張專輯,現在都快要賣瘋了,銷量完爆那個什么玉女天后阿Yan。以前可就是她一直在跟你競爭榜首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,會過一段時間吧。”容霄把玩著話筒,也在道具箱上坐了下來,“最近我也在嘗試著,自己創作一段歌曲,如果順利的話,我會把這首歌,作為復出后送給粉絲的禮物。”

    他這么說著,其他人頓時都齊刷刷的轉過視線,活像見到了一個文盲忽然變成了資深講師。

    容霄的文化課水平,和他的修煉天賦完全就是成反比的。恐怕直到現在,讓他去做初等部一年級的考卷,他都未必做得出來。也正是因此,在其他歌手都流行用“原創歌曲”作為噱頭時,他卻是從來也沒趕過這個潮流。

    現在,他竟然說要自己寫歌?不是他們看不起他……寫出來的歌,該不會是通篇錯別字吧?

    “這首歌,我還在準備當中。”容霄只是簡略的回應道,“等到寫成之后,一定會和大家一起分享的。”

    嗯……眾人默默蹙眉,雖然他的唱功肯定沒問題,但他寫出來的歌詞……還是很成問題啊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安彤小組。

    “我再問一遍,我們這里真的沒人擅長唱歌嗎?”甄可雙手叉腰,氣得呼哧帶喘,“看看隔壁,人家唱得多好聽啊!你們呢?連個哆來咪發唆都唱不準音!”

    “哎,完了完了。”沈安彤嘆息著擺了擺手,“隔壁那都是專業的歌手,咱們這呢,連一群業余的都不是!我看咱們是別指望在歌曲上決勝負了。”

    “人家混娛樂界,你不也是么?”任劍飛指出,“你怎么就不會唱歌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沈安彤氣得跳腳,“誰說我不會唱歌!我那只是唱得不好!況且我這是……術業有專攻你們知道嗎?我的專業是演技,所以唱歌……就稍稍欠缺了一點唄!這有什么,你們誰是十項全能?”

    “在我們這里,大概就只有阿椴唱歌比較好了。”簡之恒笑著看了看身邊的好友,“以前在天圣的校園歌曲大獎賽,他還拿過第二名的,僅次于霄哥。我看,不如就讓他來教我們唱歌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也不知道該怎么教。”突然被扯進來的關椴表示自己很無辜,“我就是平時聽流行歌曲,多聽幾遍就自然會唱了,就是這樣。”

    沈安彤重重的嘆了幾口氣,雙手托著下巴,故意嬉笑著向眾人道:“你們看,他從頭到腳都透著一股:‘我是天生就會唱歌了,我鄙視你們這群五音不全的渣渣’。唉,歌王的境界我們不懂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沒有這么說過。”關椴嚴肅的糾正,但不過片刻,他卻是保持著“嚴肅臉”,再次補充了一句:“但我的確是這么想的。”

    全場短暫的愕然后,頓時爆發出了一片哄笑聲。

    關椴這小子……別看他平時話不多,但這補刀能力,的確是越來越強了啊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那段時間,從各個小組,都能時不時的傳出陣陣練歌聲。但始終是以宛轉悠揚的少,鬼哭狼嚎的多。沈安彤聽得久了也就放下了心,反正自己的唱功算是比上不足,比下有余,好歹“還能聽”就行了。

    有條件的小組,按說會把演員和歌手分開。因為有時一段感人的劇情,就需要有配樂,但如果演員前一刻還在哭天搶地,下一刻就拿起話筒開始唱歌,在觀眾看來,也會非常出戲。有人演,有人唱,這才是最合適的搭配。

    但容霄小組和沈安彤小組都面臨相同的問題,就是能演的能唱,不會演的也不會唱,他們幾個主演,都只能同時擔任演員和歌手的職務。至于要如何安排劇情和背景音樂的協調,就需要他們自己傷腦筋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現在,沈安彤小組正在排練一段配角戲。

    沈安彤扮演的女主角,身邊是有著兩位閨蜜的。在她無望的等待男主歸來的歲月里,她的閨蜜也各自走向了不同的命運。

    金思琦扮演的角色,是一個外表和條件都非常普通的女孩,待在家人開的小店里幫忙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。但她的性格和女主不同,她雖然平凡,卻又不甘于平凡。她最大的夢想,就是某一天可以時來運轉,飛上枝頭當鳳凰,比如被微服出巡的帝王選中,入宮為妃,又或是被某位富家子弟看中,能夠嫁入豪門當個姨太太。

    當然,這些連她自己也覺得不容于世的心思,她是不會直接跟女主說的。但這份嫌貧愛富,貪慕虛榮的本性,卻是會滲透在她日常的言行中。

    比如對于來到店里的窮人,她會暗自露出不屑的眼神。對于招搖過市,卻穿金戴銀的風塵女子,其他人在指指點點,在她眼底,卻會透出一絲深藏的羨慕。說明在她的價值觀中,她是從不曾以此為恥的。

    而能否演好這些細節,就是相當考驗表演功力了。

    這個角色,其實和金思琦本人的性格有些相似之處。所以在她一邊為本色出演而感到輕松時,另一方面,卻又擔心其他人會果真將她與角色同化。就連表演時,也不敢太過“用力”。

    “思琦,你的演技可以,只是你還沒有把自己完全放開。”沈安彤和她對戲的時候,也會順勢指導她幾句,“站在觀眾的視角,一看就會覺得你是在表演,你還沒有完全成為那個角色。”

    “一個好的演員,在演戲的時候就應該丟掉自己,你不是在扮演這個角色,你就是這個角色。你說出來的話,不僅僅是在念臺詞,它代表的就是你真正的所思所想。要做到這一點,你就必須更加透徹的去體悟角色,真正領會到人物的性格和思想才行。這樣一來,你才能想她所想,見她所見。”

    “還有,我覺得你在一些激烈劇情點的表演很不錯,情緒都到位了。但在體現生活日常的劇情點,表演就比較尷尬。其實一場戲往往都是由細節組成的,平淡之處見真章。如果你能把一個簡單的眼神戲都演得非常出色,會比僅僅在關鍵劇情‘用力過猛’,要更加吸引人。”

    金思琦若有所思的點頭。這個角色前期的關鍵劇情其實并不多,作為女主一個“性格不算多鮮明”的閨蜜,幾乎就是個背景板角色。前期她所能發揮的余地,也就只有一些細微的眼神戲,以及動作神態等等。而這些在劇本里自然也是不會詳細記述的,因此能否演得入木三分,演到讓觀眾記住,就看她對這個人物的體會如何了。

    這個人物的命運是悲慘的。因為她不愿過貧窮生活,總希望能找到一個大戶子弟做小,家里曾經給她介紹了好幾個老實本分的小伙子,她都因為嫌棄對方太窮而拒絕了。

    直到有一天,她終于遇到了一個“似乎”還挺有錢的對象,她不顧父母的反對,堅持要嫁給對方,甚至和家里鬧到了幾乎決裂。

    她說出了壓抑多年的心里話,“既然你們把我生在了這么窮的家庭里,耽誤了我大半生,為什么現在還要阻礙我去追尋榮華富貴?我等了這么多年,等的就是改變命運的這一天!”

    這些話,傷透了父母的心。他們沒有想到,女兒竟然一直是懷著這樣的心思。簡簡單單幾句話,仿佛就將多年的養育之恩化作了一場空。母親也是在失控之下,顫抖著抬手指向門外,喝出了一聲:“滾!”

    金思琦的角色自己也是感到后悔的,她也沒有想到,在她心里埋藏的怨憤竟然有這么深,這么劇烈。但話已經說了出來,她不愿低頭,在短暫的掙扎后,還是背起包裹奔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以為自己如愿嫁入了豪門,很快就能夠擁有想要的幸福。但真正成婚之后,卻是好景不長。

    她很快就發現,這個男人其實根本就沒有什么錢,他以往的奢侈,僅僅是打腫臉充胖子,實則欠了錢莊很多的錢,時不時就會被債主上門催債。動輒打砸,金思琦的角色,也只能一次次跟著擔驚受怕,過不上一天的安穩日子。

    道理很簡單,作為一個姿色平平的貧民女,就算真有豪門闊少出現,又怎能看得上她?

    同時,這個丈夫既愛賭又愛酗酒,他的巨大虧空,基本上都是因為整天泡在賭場造成的。每當他輸了錢,又或是喝醉了酒,就會在家里狠狠毆打老婆。然后再次出門,留下滿身是傷的老婆,獨自面對上門的債主。

    理想中的豪奢生活并沒有實現。為了換來一份安穩,金思琦的角色不得不更加努力的賺錢,她的模樣迅速的憔悴衰老,明明仍是青春芳齡,看上去卻像是一個勞碌半生的中年黃臉婆。

    他們兩人還有著一個兒子。丈夫不高興的時候,還會連著兒子一起打。每次他都會反省,跪下來向妻兒認錯,保證不會再有下一次。金思琦的角色一次次的原諒了他,換來的卻只是再一次更加猛烈的毒打。

    終于有一天,金思琦的角色忍到了盡頭,她帶著兒子逃離了這個家。

    作為一個帶著兒子的單身母親,受盡了鄰里街坊的指指點點,她的日子過得非常苦。而當年與她決裂的父母,始終不忍見到女兒這般下場,還是將她接回了家。

    經歷過這段坎坷人生,這個角色終于大徹大悟,開始學著自己做起了一些小本生意。如今的她再和女主談起,也開始感慨當年的幼稚無知。現在她終于意識到,遙不可及的榮華,遠比不上觸手可及的安定。

    這樣的結局,總算是“洗白”了她的靈魂,但卻依然無法改變這個角色悲劇的本質。

    讀文學 www.xuhvkg.live
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,請按CTRL+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,以便以后接著觀看!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邪世帝尊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邪世帝尊最新章節更新連載
如果你對《邪世帝尊》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 點擊這里 發表。

橘子公园彩金